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教育提醒
"被遥控"的借款
发布日期:2022-05-31 18:20 信息来源:浙江省纪委省监委网站

  “我因违反党纪国法而脱掉警服,给人民公安事业抹了黑,内心深感后悔,希望大家要以我为戒.....”日前,在玉环市公安系统警示教育大会上,播放了该市公安局网络安保大队原大队长金谦的庭前忏悔,一字一句发人深省。

  为人聪明、业务精通,是单位领导同事对金谦的一致评价。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公认的聪明人,最终却聪明反被聪明误。

2021年1月,玉环市纪委监委在调查一起介绍受贿案件时,调查对象在谈话中提到一句“我曾见证过一个离奇的借款,借款金额高达50万元,双方竟然是互不相识的”。

虽是无心之谈,却被办案人员记在心上,并逐步从其口中掌握到这一借款具体经过:早在2007年5月,该市某机床公司因偷税漏税被税务机关查获,公司负责人邱某某为避免刑事责任,通过他向时任玉环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教导员金谦寻求帮助。数日之后,在他的见证下,邱某某将50万元现金“借”给一个叫章某某的陌生人,对方还当场签下了借条,但没有约定利息和还款时间。

“50万元不是小数目,怎么会借给一个陌生人?”调查组立即察觉到背后问题所在,“会不会与他们所请托的事项有关?”

调查人员立即围绕这一线索开展初步核实,很快金谦与章某某之间的关系逐渐明朗。章某某,是一名因赌博前科多次被处理过的社会人员,但与从事经侦工作的金谦却私下来往密切。大量证据证实,金谦曾多次高息借款给章某某,金额高达上百万元。

“为何章某某会这般听从金谦的安排呢?”“难道金谦只是违规借贷问题?”摆在调查组面前的问题,一个接着一个。

随即,调查组对章某某进行了询问谈话。在被问及向邱某某借款缘由时,章某某以“想不起来”等理由敷衍。调查一度陷入僵局。

从章某某这里走不通,调查组决定从这50万元的去向入手。在调取了相关银行流水后,一个意外的信息让调查组为之一振,金谦名下一张银行卡曾在2007年5月有一笔50万元的存款记录。

同样的时间点,同样的金额,这难道只是巧合?调查组决定直面章某某,在持续的政策引导下,章某某终于承认这50万元“借款”最终是给了金谦的,自己只是充当了“工具人”的角色。

原来,在这之前,金谦曾多次高息借款给章某某,并指使章某某拿到赌场去放贷,自己则躲在幕后坐收高额利息。但很快,事情没有按金谦的“完美设想”发展下去,赌徒本性的章某某将金谦的本钱拿去赌博并输了精光。这样的局面,是金谦始料未及的。因此,当机床公司负责人邱某某向其寻求帮助时,金谦就遥控“导演”了一出“借款戏剧”:名义上,是章某某向邱某某借钱50万元,金谦则自始至终没有出现,但实际上这笔钱当天就落入金谦的口袋。

2021年3月31日,玉环市纪委监委依法报请批准,对金谦采取留置措施,办案人员立即对其展开讯问。

“我没有收邱某某的钱,是章某某问他借的,而章某某刚好欠我一笔钱,我就趁机收回了钱。”在留置初期,金谦自恃有着丰富法律知识,拒不承认自己的行为触及法律底线。

但狡猾的狐狸也有露出尾巴的时候,在纪检监察机关的审查调查下,其违纪违法问题像剥洋葱一样被层层查清,在确凿的证据面前,自以为做得天衣无缝的金谦,终于低下了头。

调查发现,这种“被遥控”的借款并不只有一次。经查,金谦用同样的方法,指使章某某出面向另一家阀门公司负责人“借”来60万元,而这一次金谦将其中15万元作为好处费给了“工具人”章某某。

自作聪明的人,往往太过自负,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之中,不愿接受组织的监督,最终只能是作茧自缚。2021年9月,金谦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二十五万元。

分享到: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