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台州清风
《反腐败导刊》:台州深化清廉村居建设 助推乡村振兴
发布日期:2019-08-06 信息来源:反腐败导刊 信息作者:余晓叶

近年来,台州以群众获得感为标尺,以“班子清廉、干部清正、村务清爽、民风清朗”为目标,大力推进“清廉村居”建设,使农村基层政治生态有效净化,党群、干群关系进一步和谐。

2019年1至6月,全市共收到群众信访举报3085件次,同比下降14.33%,共受理农村基层涉纪信访举报1458件(次),同比下降13.83%。


创建清廉指数 科学评判村级廉情

如何全面精准把握农村基层政治生态?如何科学评判村级廉情?在台州市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的办公桌上,摆着一份路桥区清廉指数考评表。考评以100分为满分,聚焦党建工作执行、各项制度落实、党员干部遵纪守法、清廉文化建设等4个项目,下分民主决策、廉洁自律、“三资”管理、“三务”公开等8个具体指标。

据了解,2017年10月起,台州各地陆续制定“清廉村居”建设考核办法和“清廉指数”考评体系,明确各乡镇(街道)每年需完成的指标,将结果作为村居考核重要依据。

 “各县市区根据实际情况测评,采取乡镇考核、第三方测评、特色工作加分的方式,按照得分高低划出A、B、C三个等级,标注绿、黄、红三色警示,定期公布。”台州市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负责人说,通过这种方式,每个村居的廉政情况明明白白地晒在群众眼前,方便群众监督。

路桥区路北街道下宅於村位于路桥的主城区,可以说是“寸土寸金”。问及村干部的廉洁情况,许多村民纷纷竖起了大拇指,夸起了村里的“当家人”。

 “第一次评比的时候,我们村里‘村廉指数’拿到了99.36分。群众看到这个指数后,对我们村干部的工作更加认可了,我们做工作的劲头也更加足了。”下宅於村相关负责人说,“村廉指数”发布的权威性,是群众信服的基础所在。

 “村廉指数”让村级廉情一目了然,让基层农村党员干部“清装上阵”谋发展,对于推进乡村振兴具有重要意义。

深挖“微腐败” 村居巡察全覆盖

2018年12月,台州在全省率先出台《高质量推进村居巡察全覆盖实施意见(试行)》。今年上半年,台州共巡察866个村,立案查处涉及农村党员干部案件320起,党政纪处分283人,交由公检法处理45人,通报曝光典型案例45起。

“台州市、县两级成立巡察组,运用‘常规+机动’‘重点+专项’‘延伸+交叉’等巡察机制,破除人情关,深挖‘微腐败’。”台州市委巡察办负责人介绍,巡察解决了一大批事关群众利益和基层稳定的大事,反腐清风荡涤乡村。

2017年9月,仙居县委第二巡察组对仙居县湫山乡湫山村开展巡察,有村民反映,村里的一片杨梅山承包人是乡林科员泮某煜,承包期限竟为“有生之年”。巡察组立即成立专项调查小组,经调查,发现了泮某煜的违纪违法问题线索。2019年3月,泮炜煜因犯受贿罪、玩忽职守罪、行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九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同时,根据泮某煜问题线索,仙居县纪委县监委查处了县林业局原党组成员、副局长张某忠,县林业技术推广总站原站长彭某龙、原副站长项某飞等林业系统违纪违法串窝案。

农村“拍蝇”并非易事,台州各地农村基层巡察重拳整治基层财务中的微腐败,着力解决群众最关心的问题。其中,临海市首创农村点题巡察,以“巡察组+专案组”组合模式,前诊后疗启动快速处置机制,利剑直插农村基层。

2019年5月,临海市邵家渡街道贤居村原党支部书记娄某某受到开除党籍处分。此前1个月,她因犯职务侵占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三个月,并追缴违法所得。

事情得从2018年5月的农村点题巡察说起。当时,临海市委第一农村点题巡察组进驻邵家渡街道贤居村,巡察中接到大量群众信访反映娄某某存在侵占集体资金、私分工程款等问题。对此,巡察组立即召开组务会议,分组对该项目工程进行实地查看,查阅街道相关工程款项拨付资料。经查,2016年6月,娄某某利用职务便利,在未经过招投标的情况下,承包该村土地整治复垦工程,并将工程政策处理费及奖励费42万元据为己有。最终,娄某某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了代价。

为让基层巡察更加有力推进,台州强化巡察业务培训,擦亮巡察“利剑”。市委巡察办对症下药,每年都分门别类编印巡视巡察工作相关制度,梳理巡视巡察应知应会的内容,编印《巡言巡语》,为各级党组织和巡察干部提供实用的工作手册。

巡而不改,不如不巡。台州扎实做好巡察“后半篇文章”,市委巡察办梳理五届市委前六轮巡察发现的共性问题和典型案例,列出7个方面45个具有普遍性代表性的问题,编印成《市委巡察警示提醒读本》,下发到各个县市区。同时,不少县市区在创新工作机制上铆足了劲。在玉环,“巡察整改联评联审制度”全面推开,通过整合资源、分解责任、合力监督,健全闭环式整改责任链条,撬动巡察反馈问题整改杠杆,将巡察“后半篇文章”做得更加精准。

加强“三资”监管 率先出台审计清单

“探索建立乡镇交叉审计村级财务制度,在全省率先编制《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履职风险防范清单》,从六个方面列出30项履职风险防范问题,进一步规范农村集体‘三资’管理行为。”台州市农业农村局农村合作经济发展中心相关负责人透露,在审计过程中查出不少问题线索。

自2016年12月以来,温岭市新河镇后行村村民多次向温岭市农林局来信来访,反映后行村村干部在某小区工程中存在重大经济问题,要求对后行村2012年至2016年的财务收支进行审计。

2017年2月,温岭市农林局发出审计通知书,派出审计组前往后行村。经查实,小区填土工程款总额应为462.6万元,后行村账户实际收到填土工程款371.2万元,该工程款全部支付给施工方陈某,工程余款91.4万元则汇入村干部个人账户。

审计进一步查明,后行村村党支部书记颜某收到91.4万元后,只拿出少部分款项补给征地户,剩余款项与该村原村民委员会主任陈某进行私分。令人想不到的是,新河镇某小区填土工程涉及4个村,其中3个村都存在着类似的问题。目前,涉案的10名人员不仅受到纪律处分,还受到了法律制裁。

 为了进一步提高农村集体‘三资’管理水平,市县两级每年都组织农经员、财务会计、代理会计和村党支部书记开展业务培训。今年共有220名县乡农经人员、122名乡镇财会计、300多名代理会计和3000多名村党支部书记接受培训。

此外,台州深入推进党务、村务、财务等“三务”公开,健全完善“三务”电视公开,积极探索“指尖三务”等新的公开形式。全市129个乡镇3043个行政村全部建立了村级小微权力清单,农村集体“三资”管理实现了有组织、有制度、有监督。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