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清风园地
兄弟
发布日期:2018-11-26 信息来源:黄岩区纪委 信息作者:李小燕

我有一个兄弟,他有一个梦,叫做纪检梦。多年以前,这还只是一个梦,一个一直激励着他的梦,他说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缘由,但就想努力直到有一天梦圆。

后来真的圆梦了,兄弟成为了一名纪检人。自从兄弟成为了纪检人,他忙了,我们见面少了,有时难得通上个电话,也经常中间来个与工作有关的电话,我那兄弟自觉将我电话搁置一旁了,事后兄弟安慰我说习惯习惯就好了。

我这个兄弟,实诚却又倔强,和善兼顾霸道,随和夹杂原则,与其说他是矛盾的综合体,倒不如说他像头牛,牛身上的许多特质他都具有。

牛脾气——规矩可坏不得

要说我和兄弟感情的深厚,那真的是好到无话不说的份上,然而有一段时间兄弟开始避着我,不和我说话,个把月基本是电话也不接,微信也不回。这倒是为何?当时我也是真急了,还以为我兄弟怎么了,直到亲自跑了一趟兄弟家里,才得知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原来我老丈人的单位被纪委巡察,兄弟便是联络员,他说这是为了避嫌,身为一个纪检人,要时刻提醒自己守规矩讲原则,不该说的话不说,不该做的事情不做。我说我怎么就会从你这里套话了,他说“没有最好,有的话我也不会透露半点的,规矩可坏不得”。本想和他继续理论下去,想想他生来一副“六亲不认”的牛脾气,我也认了。回家想想来气,和老婆说了此事,老婆却道出了事情的原委,原来老婆碰到我这兄弟,无意提起过“诸如巡察有没发现什么”,虽说是无意的一问,但身为一个纪检人,对此还是很敏感的,这么想想,虽然兄弟“霸道”,但他的谨言慎行不由让我肃然起敬。

执牛耳——要做就做最好

周五晚约好去跑步,这也是我俩每周雷打不动的惯例,当然半路被他拉到办公室去加个班什么也是经常的事了,我倒也习惯。这不,我俩正扯着周末去哪爬个山的功夫,来了通电话,隔着电话我听得并不很清楚,但多少还是听了个大概。毋庸置疑,来电者定是个与之探讨业务的同行,你看我那兄弟逐渐飙升的喉咙便知。“你可以去翻阅《浙江省监察业务运行工作规程》第5条,这条关于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管理人员的解释与《国家监察委员会管辖规定》的表述是完全一致。”我这兄弟说起法律法规、党纪党规简直就是个法律库,什么百度百科在他这那简直就不是个事儿。双方辩论越来越激烈,兄弟的嗓门越扯越大,“我和你说,监察法颁布之初,曾经本就是出现一些理解分歧的。比方说某出版社出版的《监察法释义》,它对基层群众性自治组织中从事管理的人员解释为协助人民政府从事行政管理工作的七类情形,实际上就是起了误导作用。”这样你来我往的足足辩论了十来分钟,最后兄弟大战告捷。不想这家伙还来了劲了非要再去办公室翻出条文说发给对方,说“这业务探讨就是这样,我要让他心服口服。”“我说你呀,总是这样一股劲儿,凡事总是吹毛求疵。”“不,业务这个东西,你不搞定它它就搞定你了,我的理念是要么不做,要做就做最好。只有这样,才能在这个领域稳执牛耳。”

牛角尖——该钻的还得钻

说起爱钻牛角尖非我这兄弟莫属,小的时候读书爱钻牛角尖,不料长大了还是改不得这“坏习性”。印象特别深刻的就是去年年前几个发小约吃饭那件事,大家好久未曾见面,想着年关将至凑一起吃个年夜饭。其中一朋友家中刚巧新开了个餐厅,说是还未营业,只当是请我们当一回“试吃客”,大家纷纷拍手叫绝,但我知道得先和我这兄弟报备好。报备四要素嘛我是早已两耳都听出茧来了,“谁买单”、“和谁吃”、“在哪吃”、“为何吃”。提起电话我就简单明了报备四要素,心想这下你没话说了吧。没想我这难缠的兄弟还不高兴,一个劲还在那钻牛角尖,且说得头头是道:“一、他这餐厅,看上去富丽堂皇,不是一般人消费得起的,我作为共产党员,要时刻保持共产党人的艰苦朴素精神;二、我们是极好的发小,说不上是吃请,但我呢惯性思维在了,总和自己说不能白吃饭,也不喜欢开这个口子,人呀一旦开了个口子,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停停停,你一开口就没完,你一钻起牛角尖,就没人拉得住。”我赶忙打住我这兄弟,免得他又滔滔不绝。“你要说它是牛角尖吧,我说它不是,你非要说它是牛角尖吧,那我该钻的还得钻。”一番话又说得众人哭笑不得,最后拗不过他,我们只好去了当地一家普通的大排档吃饭,且按照他说的办,大家伙AA制。

孺子牛——我只是其中一头

两月前,一要好哥们结婚,我等应邀参加,却唯独不见我这兄弟。新郎很是生气,嘟囔着回头见了我这兄弟要痛揍三日。半月前,我这兄弟又突然现身,嚷嚷着要向新郎赔礼道歉,被我等盘问许久,却道是“工作忙啊。”这话一出,招来众人围攻,纷纷表示“这哥们就结那么一次婚,再忙也要来的,再说工作也不差你一个呀,还真当自己孺子牛了。”听完这话,我这兄弟还真来了劲了,自豪地说道:“还真是的,工作还真差我这一个。”转而又喃喃自语,“又不完全对,也不差我一个。”我这兄弟,特爱讲故事,马上说开了去,“这几个月工作确实很忙,真的是5+2,白加黑,手机也经常顾不得看上一眼。别说哥们结婚,我那办公室都已积尘数月了。不过和其他同事相比,我这还真的是不足挂齿。这段加班加点的日子,平均每天工作时长达到16个小时。三四个月时间里,有些同志才回家两趟,回去睡一觉第二天一大早就赶回来,家里老少即便生病也顾不上;有些同志家里孩子还不会说话就离开数月之久,回家孩子会叫爸爸了但不知道眼前这个面容憔悴的就是自己的爸爸;更有些同志尚在哺乳期也舍小家为大家,还有的因为工作感染病菌半月有余仍奋斗在一线。真要说俯身甘为孺子牛,充其量,我只是其中一头。”

这就是我兄弟,一个对工作废寝忘食,对秘密守口如瓶,对业务至臻至善的拼命三郎。

分享到:
0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